Today:
A a

橄欖樹膏油文章

2015文章

健康天地: (心靈加油站) 焦慮強迫症
2015年5月
文/李飛君(執照心理諮商師)
(真實個案,徴得當事人同意,名字用假名。角聲橄欖樹全人關懷中心電話:718-799-8233)

1少玲有不少奇怪的想法──任何東西掉在地上撿起來都要去洗手,因為怕有細菌,不洗會不安;洗手時,恐怕滴水在地上會使別人滑倒,危害他人生命;拿起雨傘又怕傘頂的尖頭會無意中刺傷人,很擔心;過馬路怕自己冒失引致汽車司機會因閃避她而發生車禍等等。丈夫說她神經病,少玲不敢向公司同事透露這些憂慮,怕老闆知道會丢了工作。這些意念頑固地盤踞在她腦裡,揮之不去。四年前她開始失眠,情況越來越糟糕,晚上常睡不著覺;她就很緊張,拼命在網絡上找資料,想找出失眠的原因和解決的辦法,胡亂找到一些駭人聽聞的資料,令她更擔心。她越緊張就越睡不著,往往到快天亮時才瞌上眼睛,白天又要上班工作,很累。最後終於忍不住去找精神科求醫,精神科醫生轉介來作心理治療......Read More

天倫樂: (心靈加油站) 誰能明白我? ─青少年情緒個案─

2015年8月
文/李飛君(執照心理諮商師)

1(真實個案,徵得當事人同意,名字用假名。一位心理學教授曾訪問筆者,這個案的治療方法被放入該教授最新的心理學參考書著作。)

媽。安妮一直有見心理醫生,參加心理治療,在學校的特別班上課。接近青春期,情況趨惡劣,初中一半時間曠課,更因上課時與老師爭執,向老師扔刨鉛筆機,被罰停課,兒童保護局介入並轉介安妮來家庭輔導。

寄養留下心靈陰影
安妮六個月大時送回中國親戚家寄養,五歲再接回來美國入學,媽媽在衣廠車衣,她從來沒有見過生父,只知道他嗜賭、遊手好閒,媽媽與他離異了。媽媽再婚,生了小她八歲的妹妹,後父對她很好,他在外州餐館工作,一個月回家一次,她也很愛她的妹妹。安妮對媽媽佔有慾很強,媽媽跟誰多一會兒她都會不高興,常常投訴媽媽工作加班不理她。媽媽在家時又常常與媽媽吵架,又不愛上學,媽媽快給她搞瘋了......Read More

天倫樂: (心靈加油站) 心靈輔導改變人生

http://cchc-herald.org/us/?page_id=14465
2015年1月
文/李飛君(執照心理諮商師)
輔導室是我工作坊,是心靈傷口尋 求治癒、關係重整的工場。
人生如征途,每一個成長階段都需 要進入、適應和跨越,每個階段都有 要學的功課與不同挑戰,假如在某一階段失敗 或滯留的話,會衍生更複雜的問題。例如婚姻 破裂,不單是夫妻二人的痛苦,亦造成兒女的 創傷。尋求輔導最多的是人際關係問題,特別 是重要的關係:如家庭關係、夫妻關係等,最 使心靈折騰。
來尋求輔導的人好像是坐在困境的暗室裡, 我的工作是要把他的暗室窗戶的百葉簾打開, 讓光透進來,使被輔導者有新的眼光看所面對 的困難;繼而要幫助被輔導者發掘他蘊藏的生 命能力,用正面的態度來處理面對的問題,所 以,輔導是使生命更臻成熟。
通常被輔導者都感到自己是受害人,最需要 改變的是別人,其實關係出現問題,彼此雙方 都需要作出調整,我們無法操控別人改變,但 可以決定自己肯否先改變,每個人都有影響 力,只是大與小、好與壞之分,自己先改變是 打開關係僵局的有效途徑。所以,改 變往往先從認識自己、改變自己開 始。事實上,敢於打開心扉、審視自 己生命是需要勇氣的。假如夫妻關係 出現問題,我們往往發現願意來輔導的是較健 康的一位,因為尋求幫助是一種能力,反映出 他/她有正面尋求解決問題的願望和動力。
我常對生命的多元化與關係的繁複性著迷。
我深深相信生命是上帝所賜最珍貴的禮物,人 被賦予尊嚴和極高的價值。上帝不是要我們勞 苦,而是勞力;工作不是忍受,而是享受;生 命不是咒詛,而是祝福;一生不是追求生活富 裕,而是追求生命豐盛。人生種種的困難與挑 戰有它的使命,為要使我們的生命不斷提昇, 困苦中總有它的出口,一個個困境只是人生的 小考,不是期末考。
我喜愛我的工作,願意與有勇氣改變改善自 己的人一起努力,在人生畫布上塗上新的色 彩!
(角聲橄欖樹全人關懷中心電話:718-799- 8233)

天倫樂: (心靈加油站) 誰願意孤獨?
http://cchc-herald.org/us/?page_id=15923
2015年3月
文/李飛君(執照心理諮商師)
真實個案,徵得當事人同意,名字用假名。角聲橄欖樹全人關懷中心電話:718-799-8233
23歲的大衛在大學修課,好像永遠修不完,沒有朋友,獨來獨往,除了上學、做健身,其他時間都是關在自己房間,在電腦前度過;父母不知怎樣與他溝通,越關心他,他越顯得煩躁。
父母終於成功勸服大衛嘗試接受治療。與大衛面談時,他異常緊張焦慮,手腳不安地不斷擺動。他說話不多,但願意講出內心感受:從中學開始,在社交場合 感到強烈恐懼,害怕與人交談;他覺得自己「不正常」,擔心自己的緊張表現被人注意而令自己難堪,所以與人保持距離,避免接觸,用逃避來保護自己。
不少所謂性格內向,沉默、不喜歡社交的人,可能是內裡自我形象不穩,總覺得自己比別人差。焦慮的根源是害怕,是對未發生的事情估計會應付不來的一種 心理投射的負面感覺。害怕與自信是相對的,一個人越有信心,害怕就越少。社交焦慮的人,與人談話感到有壓力,害怕表現不好;對別人的眼光敏感,給自己相當 大的壓力,為了逃避壓力,就選擇把自己藏在安全的「殼」。面對人,使他們不安;孤獨,反而覺得安全。然而人本身是群體性的,有關係連結的需要,社交焦慮的 人卻因為害怕,而把這種需要壓抑下來。
我首先與大衛建立信任的關係,對他尋求醫治的決心和勇氣給予肯定和讚賞,定他希望達到的目標,幫助他對社交焦慮症有更深認識,分析他焦慮的可能成 因,更重要的是讓他知道透過有效的治療,社交焦慮症是可以根治的。大衛每次都凖時來,輔導室成為他另一個安全殼,是沒社交壓力的地方,我鼓勵他逐步拓展他 安全空間,擴展他的「殼」。每週的功課是要刻意讓自己暴露在社交場合。不過我會先預備他──提供及改善他的社交技巧,發崛他蘊藏的各樣優點與能力,鼓勵他 專注正面的社交經驗,減少他內心的恐懼及對自己的負面評價。在他同意下,我約見他的父母,幫助他們了解大衛的孤獨不是出於懶惰或冷漠,其實是害怕和缺乏自 信。他父親亦察覺自己以前對他總是多批評、少鼓勵,願意改變態度,以接納和肯定來支持他。
大衞本身很聰明,學業成績不錯,但一直延遲畢業,為的是逃避面對就業的壓力。在接受治療之中,他在去年12月畢業,迎向找工作的挑戰。他先從義工做 起,因義工面對的工作表現壓力,相對於有薪工作低,亦帶給他正面的自我價值。大衛也參加群體小組治療,與共同有社交焦慮的人有分享活動,他在這群體沒有壓 力,給他很多社交的正面經驗。接受了約一年的輔導服務,大衞不靠藥物,就有很好的改變。現在他正尋找有薪的短時間工作,循序漸進地適應工作及社交壓力,逐 步取回他失去的人際關係。自己的努力加上父母的支持,大衞正一步步地走出懼怕的牢籠。

2014文章

天倫樂: (心靈加油站) 改變從自己開始
http://cchc-herald.org/us/?page_id=3868
2014年2月
文/飛君(心理諮商師)
真實個案,徵得當事人同意,名字用化名
吳太太的14 歲女兒一直品學兼優, 今年更考上高中名校,甫料開學不久, 就因在商店偷東西而被捕。吳太太憂 心忡忡地來尋求輔導服務,她丈夫做 生意,家庭經濟環境不錯,無法相信女兒會做出這種事。 當她查問時,反被女兒責怪她逼自己去讀競爭性最大的學 校,功課壓力太大,才跟了壞同學犯事。吳太太惶恐女兒 被起訴會影響前途,況且她一片苦心希望女兒出類拔萃, 反被女兒埋怨,感到很委屈。丈夫是沉默苦幹型,除了負 擔家庭經濟外,對家人特別是妻子情緒和家務的支持非常 缺乏,家庭裡裡外外大小事宜都要吳太太獨自處理,還有 一個患自閉症幼兒,她不斷為家庭勞心勞力,卻很少得到 家人肯定。吳太太感到很疲憊,她的憂慮、沮喪、孤單和 挫折感,在輔導過程中傾瀉而出。
吳太太來尋求幫助是一種正面動力──輔導不單提供她 情緒渲泄、舒緩壓力的空間,更幫助她了解到她對婚姻的 不滿及對女兒一些過高的期望,往往造成自己很大的壓力。 吳太太開始重新釐定價值取向,重視女兒的感受高於成績 表現,學習把自己對女兒的關愛不單用行動,也能用言語 表達出來。華人父母傳統是用照顧供應兒女的需要來表示 愛,譬如供書教學、為他們煮食洗衣等,很少親口說愛他 們,而口裡出來的多是要求和責備,很容易形成子女自我 形象偏低、感到家庭不夠溫暖和支持度低,造成兩代人之 間的隔膜和張力。
吳太太亦學習正面思想,以感恩的心來取替憂慮,多看 擁有的,提高自信,從整天眉頭深鎖,到寬容接受不完美 的現實;環境未能改變,但心態可以先改變。她也參加小 組活動,發現自己的困難不是獨有的,透過組員彼此的支 持和關顧,能承托壓力,是往前行的動力。
後來,商店經律師處理賠償損失後,案件就此了結。女 兒也汲取了教訓,並且看到媽媽從家長式管治改變為亦師 亦友的態度,與媽媽的話匣子打開了,她重新投入學校生 活,不再逃避功課壓力。吳太太發覺自己的改變,帶動家 裡關係的改善,體驗到:與其被動地等待別人或環境改變, 不如先從自己開始

心靈加油站:生與死的十字路口

http://cchc-herald.org/us/?page_id=8911
2014年7月
文/飛君(執照心理諮商師)

在生與死的十字路口上徘徊的淑芬,帶著自殺的念頭來找我輔導。淑芬患有重度憂鬱(Major Depression),看精神科醫生已兩年,情況未見好轉, 停了藥,精神更每況愈下,兒子學校的社工轉介她來接受輔導。淑芬兩個兒子都很活躍頑皮,大的六歲,小的兩歲半,經常爭吵打架;小兒子性格很固執且有語言發展遲緩 (speech delay) 問題,常鬧彆扭和發脾氣,這都容易刺激淑芬情緒激動,當她感到情緒快要爆炸時,會有衝動想把兩個兒子扔出窗外,自己也跳樓。她也有想過跳海自殺,把兒子們一起帶「走」。
原來,淑芬經歷過婚姻失敗, 丈夫離她而去,對她的心理造成重創;現任丈夫──兩個兒子的父親,勤奮負責但不善辭令,餐館工作時間又長,對太太情緒的波動不知所措,夫妻經常為教養孩子瑣事吵架。淑芬感覺很孤單,人生很失敗,每天面對緊張生活和管教孩子困難是個噩夢。淑芬有典型的憂鬱症病人的負面思維:極度自卑、孤單、看環境很糟糕、 沒有幫助和出路、前景一片灰暗。
淑芬拒絕服用精神藥,且一直有萌生尋死和同時毀滅孩子生命的念頭,是一個高危個案。輔導過程有紐約市兒童保護局的介入,也取得淑芬的同意,與她的精神科醫生聯繫合作;畢竟心病還需心藥醫,我與淑芬建立了信任的關係後, 幫助她發掘自己和家庭所蘊藏的優點和能力,提供淑芬有效管理孩子不良行為的方法,糾正她負面邏輯思維,學習調控自己的情緒。我也約見她的丈夫, 讓他了解到自己可以在太太治療過程中成為一個重要的支持者。丈夫有很好的回應,他儘量抽時間來接受輔導、學習調整自己對太太情緒的反應,用體貼和參與家務來表達對太太的愛護,淑芬也發覺丈夫的改變,加強了她要勝過被憂鬱控制的決心。再者,我鼓勵淑芬在一間教會的外展事工上做輕省的義工,在當中,淑芬發現有不少人所處的環境比她更困難,而她竟然有能力幫助別人! 淑芬不但提高了自信,也因此接觸到基督教會和真誠關心的朋友,認識基督教對生命價值的肯定和上帝不離不棄的愛,原本是拜拜的淑芬,在2012 年決志信主,去年9 月我去參加了她的受浸典禮,站在台上作見證的淑芬,生命不再迷茫失落,雖然人生路途絕不平坦,但她有信心走下去。那天,我步出教會大門時,迎面是和煦的陽光,我感受到淑芬有主同在的心境。
(淑芬接受了約一年半的心理治療。真實個案,得當事人同意用假名)

天倫樂: (心靈加油站) 關係困局的出口

http://cchc-herald.org/us/?page_id=12027
2014年11月
文/李飛君(執照心理諮商師)
美芳來尋求輔導的時候,她感到自己抑鬱的情緒到了差 不多崩潰的邊緣,她不想活下去,但知道自己是基督徒, 是不應該自殺的。美芳一直很愧疚自己在人生上半場作出 不少錯誤抉擇,特別是在婚姻及兒女的照顧上。美芳能力 很強,但自我價值很低,童年時她媽媽偏愛哥哥而忽略了 她,父母婚姻關係有家庭暴力──結婚是逃離家庭的出路, 她嫁了一個自己不太愛的男人。
婚後,把大部分時間放在自己的事業裡,以事業成就來 釐定自我價值。她不滿意自己的婚姻,不願意與丈夫兒女一 起移居美國,丈夫獨自帶著兒女在美國,孩子們過了沒有母 親的十年單親家庭生活。後來,美芳來美與丈夫復合,但情 况不是她想像得那般容易,大家同一屋簷下,卻心隔天涯。 長大了的兒女一直不能撇開心底對媽媽曾經拋棄他們的怨 恨,與美芳的關係像一塊破鏡存著裂痕,美芳感覺很痛苦。
美芳信了耶穌,很想作個好妻子、好母親,彌補自己對 兒女及丈夫的虧欠。不過她吃力不討好,兒女經常對她發 脾氣,雖然他們已長大成人,性格和脾氣仍然像個長不大 的孩子;丈夫自尊心很強,缺乏安全感,對美芳有很強的 操控。她感到家庭沒有愛,差不多每天都在負面情緒和衝 突的環境中度過,於是教會成了她唯一的精神支柱,因她 常常跑教會不在家,引起家人更多的不滿。
在輔導過程中,美芳逐漸明白家庭關係之困境的真正成 因及自己需要調整的心態。她發現缺乏愛的家庭會產生心理扭曲、非常自卑,兒女是她的翻版,她童年得不到母親 的愛,她兒女也遭遇相同的經歷,她很後悔和內疚,但卻 感覺無能為力扭轉困局。我告訴她,神(上帝)會給人第 二次機會,但人要盡上自己的本分與神的恩典配合,教會 不是逃避現實的地方,而是賜人力量,憑著對神的信心敢 於面對困難,克服逆境。
美芳相信神會為她開一條出路,她下定決心以積極的態 度,從改變自己開始來成為家庭關係困局的出口。她認真 地帶備筆和簿來接受輔導,記下學到的功課,努力改善溝 通技巧、調控自己的負面情緒、選擇正面思考等,最重要 的是,丈夫負面批評她的話不再容易使她受傷,她緊緊記 住她的自我價值是放在神的手中,不是交在人手裡。美芳 漸趨平穩的情緒和對家人批評包容性的提高,引起丈夫的 注意,丈夫從陪她來,慢慢地也坐進了輔導室,願意與美 芳有一個新的開始,珍惜餘下人生一起相處的時光。
我為美芳感恩,信耶穌的人是有福的,受傷甚至重創的 關係也不一定是死局,因為十架救恩有能力讓關係死而復 生。美芳堅定信靠神,這是她正確無悔的抉擇,她的自我 價值在神的愛中得到肯定,她勇敢地繼續走她人生不一樣 的下半場。
(美芳經過約一年的輔導服務。真實個案,徴得當事人 同意,名字為化名)
角聲橄欖樹全人關懷中心電話:(718)799-8233。

天倫樂: (親子樂) 贏取自己的空間

http://cchc-herald.org/us/?page_id=10308
2014年9月
文/李飛君(執照心理諮商師)
東尼要升12年級了,卻整天沉迷電腦遊戲,自我封閉,除了上學外, 與外界隔絕,父母非常擔憂。爸爸成功地把東尼帶來尋求心理輔導, 一個高個子、內向、寡言的青少年,我單獨見他,我向他解釋輔導中 的保密──除了涉及危害自己或他人生命之外,他在輔導中所分享的內 容,若沒有他的同意,就算父母提問也不會透露,東尼放鬆下來逐漸 打開話匣子。東尼看他的家庭關係很負面──父母婚姻有問題,已分居 多年;爸爸獨居在家附近,每次來看他時總是嘮叨;媽媽管他像管小 孩子一樣,令他很討厭;他與弟弟們性格又合不來;他對同住的親戚 也很不滿。他感覺他的家糟糕透頂,很想儘快有能力賺錢,離開這個 家。東尼數理能力高,但語言表達能力弱,故此在社交上缺乏自信, 使他更趨向喜歡躲在電子虛擬世界中,沉迷打機逃避現實。
事實上,許多青少年問題與父母溝通障礙有關,父母往往只看到兒 女表面的行為,未能真正了解他們複雜的內心,子女亦很少能夠或願 意向父母清楚表達出來,往往是用負面態度或行為來對抗父母的責備 或批評。因此當父母想糾正子女時,很容易彼此都引發負面情緒,關 係越弄越僵。
東尼每星期都來,我讓他看到他對家人失望,同時亦可能是反映對 自己失望、缺乏自信,以致意志消沉。在輔導中,東尼可以抒發他的 內心感受,他是基督徒,我幫助他看到自己的價值在耶穌基督裡已被 肯定,亦與他發掘優點與潛能,建立自信。
東尼說需要有自己的空間,但瑣碎事情父母都要管,令他煩躁;我 贊成他的話,不過我提醒他,如果他能夠證明有處理瑣碎事務的能力 時,父母就放心自然不會去管他。換句話說,他不是等待別人給他空 間,而是用成長了的行為來「贏取」自己的空間。我鼓勵他向媽媽說 出感受。他聽懂了,於是與媽媽共同列出彼此同意的應有行為,包括 整理自己衣物、起床作息時間控制、逐步減少打機時間等。每當他有 一些改善的時候,我肯定他的能力,媽媽也學習用正面的態度鼓勵他 成長,提高他的自信心,亦逐步給他空間。
東尼想畢業後從軍,但怕過不了體能測試,我和他父母都為他打氣, 他努力每天去健身操練,終於合格被錄取。一個失去自信而躲在電腦 遊戲背後的孩子,終於成功取得預備軍人的訓練資格。我替他高興, 也為他的家人自豪。

(東尼接受了約八個月輔導。真實個案,得當事人及父母同意, 名字用假名)
角聲橄欖樹全人關懷中心電話:(718)799-8233。

2013文章

天倫樂: (心靈加油站) 婉嫻的故事

http://cchc-herald.org/us/?page_id=969
2013年12月
文/飛君
68 歲的婉嫻前來角聲輔導中心求助,她受不了婚姻及兒女關係問題的折騰,患有憂鬱症已超過30 年,她跟丈夫爭吵時,會用頭撞牆,如果在車上,她有強烈衝動想打開車門跳出去。
婉嫻有一個不愉快的成長背境──父母不和,有家庭暴力,媽媽偏愛她的哥哥,經常責打她。她感受不到媽媽的愛,小學五年級曾服毒自殺獲救。她為了儘早 離開家庭,嫁了一個與之沒有什麼感情的男人,雖然丈夫愛她,但是她卻沒法回應他的愛。生了一子一女,兩個孩子已成人,但都有嚴重的情緒問題。已婚女兒因身 體有痼疾,治療後在康復期間;婉嫻週間住在女兒家照顧她,週末才回丈夫處,但與女兒相處常吵架,大家情緒都很不穩定,她經常不是悻悻然離去,就是哭著回 家。婉嫻覺得自己很失敗,是不勝任的妻子和母親。
多年前,婉嫻在治療憂鬱症時信了主。信主後,她看到自己是一個非常自私的人,對丈夫和兒女都很內疚,想彌補對他們的虧欠;但每次想做好時,家裡彼此的負面情緒都湧現,每天都纏繞在衝突的環境中。當她感到極度痛苦時,會自己傷害自己。
婉嫻有一種矛盾心態──很想去愛她的丈夫和兒女,但又總是覺得對方怨恨她、拒絕她。然而,婉嫻真摯地信靠神(上帝),有很強的動力求神改變自己和環 境,於是她每星期都準時來接受輔導,坦誠地傾吐心中的掙扎和痛苦。在輔導過程裡,婉嫻逐漸認識到她童年家庭的傷害,被帶進了她的婚姻及兒女關係中,因她感 受到被媽媽拒絕,她的自我價值和形象被扭曲,覺得自己不可愛,雖然辦事能力很強、工作也做得出色,但内心自我形象卻低落,故此自我保護意識很強,不容易與 別人相處。因為媽媽重男輕女,她不喜歡自己是女孩,她渴望自己是男人,所以她對作妻子及媽媽的角色一直不投入,當她恍然明白自己內心矛盾的鬱結時,她決定 要接納神造她是一位女性的角色,她選擇要聽神的話而不是要聽媽媽的話。她釋然地全心全意去倚靠神,決意要做一個好的母親和妻子。既然清楚了目標和方向,婉 嫻要學習用正面思想來調控負面情緒、改善溝通技巧和控制怒氣等等,一條心靈康復之路不容易走,但婉嫻對神有信心,感受到是神帶領她來接受輔導,是主給她第 二次機會,她要好好重新建立和諧的家庭關係。
因著婉嫻的信心,神的憐憫,加上努力,在輔導第11週時,她與丈夫的關係已有明顯的好轉,與女兒乾柴碰烈火的衝突亦減少了。婉嫻滿懷希望,隨著曙光,一步步地走出籠罩她大半生關係的陰霾與風暴。
(真實個案,徴得當事人同意,名字用假名)

{/tab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