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day:
A a

勞牧師的話

親愛的同工及主內弟兄姊妹:

剛完成了一篇號角社論,深覺這也是我們目前需要彼此提醒的事,確實,這與我們每個人都有關係,特別是角聲同工們,我們的情況不會超然於別人,但當我們有信心時,我們必定過,而且這將成為未來的祝福。所以,請花時間閱讀,並彼此的代禱。祝

平安
你們的同工
勞伯祥

主,我不能走那山谷

這是年輕時唱的詩歌,錄自《青年聖歌》,共有四節,這裡只選了兩節。

似乎每一代基督徒都在唱不同的聖歌,代表了那個時代的基督徒對信仰的回應。我年輕那時代是講委身奉獻;揹十架、走窄路是理所當然的。歌詞的前面說出了作者的懼怕及哀傷,但後面卻是勇往直前,滿有信心地去走險峻深谷。

「深谷」讓人憂慮之處是充滿迷霧,讓人無法看得清楚,不知離盡頭還有多遠。在真實生活中,人的猜疑就像迷霧,若大量凝聚起來,就足以使自己及同路人都受傷害。雖然猜疑並不是為了傷害,只是表達自己的見解,但過分了就會導致「言
傷」,產生實質的傷害;這是常常「輕言」的人所始料不及的,是讓人倍感哀傷的。其實「霧」並不輕,有人以「濃霧」來形容;若「濃霧」再加上路的「險峻」,問題就出現了。

「江河」讓人害怕之處是在於它的寬廣。信心之路,就像「江河」,若不想渡過就沒有路了。作為總幹事,我要與同工一起完成角聲整體事工的所有要求,天天都讓人有渡過寬廣江河的感覺。

寫這稿時,正是福建三明市的早晨,去是為了參加特困兒童村成立10 週年慶典。過去,我們與華恩基金合作,發展了三個中國特困兒童村。而在陝西咸陽,角聲自己建立了一個兒童之家,共照顧200 多個孩子每天的生活、教育,顧慮他
們的安危。加上各地角聲分會事工、紐約三個事工據點事工、每日的支出及每兩週發放一次薪金……雖然都有同工分擔,
但作為整體事工負責人,我常常都有渡過寬闊江河的感覺。

而我能夠昂首走過了每一段路,是由於身邊家人、同工及許許多多支持者的幫助,還有天父步步引領與供應;當這些「能量」加起來的時候,足可驅散濃霧,讓我坦然渡過那寬闊江河,正如詩歌作者的真實描述:

但我步步踏穩妥/有主腳蹤引導我/與主同在險峻深谷能走過;

但有主恩手帶領/就能入應許美境/有主耶穌在我身旁就安寧。

在最近的主日講道中,我分享了基甸的故事。他在「酒醡」裡打麥子,是因為他害怕米甸人的攻擊;而他多次要上帝給他明證,讓他確實知道是上帝差遣他去拯救以色列人……,這些都反映出他內心的恐懼,但也說明他對「使命」之托付的
認真。從來沒想過要承擔責任的人,是不會有害怕的;同樣,從來不打算完全投入事奉,甚至不惜代價的人,是不會熱切地去求證的。基甸從酒醡出來,並不表示不再害怕,而是不願意再「躲」起來,於懼怕中虛度光陰;而他多次求證,也
正是因為他已準備好全力回應神的差派。我們人人都有懼怕膽去之時,但我們卻能勇於前行,立志靠主越過所有山谷與洋海,因為知道不管在怎樣的境況中,都有主的同在險峻深谷能走過。